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给《三万里河东入海》的长评




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故事,所以在重看一遍这个故事之后,决定给太太写一篇长评。 

文笔拙略且非常不会表达,还喜欢自己瞎分析,太太见谅。
@江湖不系舟 

 

在这个故事之前,我其实是不看非原作向的同人文的,总觉得脱离了原作的他们有太多未知的因素,ooc的可能也会更大。 

但太太这篇文,我点开之后看了第一段就决定要继续看下去,因为第一段的描写,我一眼就看出了是罗星。官服敛不去的逼人气势,独属于疆场的冷冽杀伐,仅短短两句就让我确定这一定是罗星。而之后对于顾顺的描写,“站得快要睡着”、在早朝的时候直接笑出来,都体现了非常鲜明的顾氏性格。能在极短的篇幅内就将两人的性格显现出来,我相信作者一定对两人的人设把控非常准确。  
   

我心里的顺星,是同样骄傲同样强势的,所以在得到太太确切答复这个故事是互攻之后,我真的欢呼雀跃,同样强势所以同样不甘于下,同样骄傲却同样甘愿向爱人低头,这才是我认为的,最贴合顺星的关系。  
   

文中的顾顺,一开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相,肆无忌惮,嚣张又懒散,颇有些恃才放旷恃宠而骄的权臣意味,在茶楼里调戏罗星像跟姑娘私奔的时候他性格中的狷狂被放大到了极致,如果不知道他的心里压了多少无法说出口的情感,我以为这就是真正的顾顺。 

而罗星,是威名赫赫的将军,是海神,是乾元最利的箭。他冷,傲,却又孤寂落寞,用杨锐的话说,无甚生机。但是曾经的罗星,不是这样的。 
    

这个故事有将近一半的笔墨在描绘五年前,那五年前的他们是怎样的? 

五年前的罗星,会温柔地揉顾顺的耳垂,告诉他水冷,你就别去了;会强势地掀翻顾顺,一口咬上人的后颈;会因为顾顺一句遥想未来的话心动,会甘愿与顾顺一起赴死。 

五年前的顾顺,会偷偷塞叶子在罗星的衣领里;会挑衅般问罗星体力够吗;会想象他们老了打不了仗时的情景;会在最后关头,用自己的命,换罗星平安。 
   

而所有的温情与美好,都被一份妒火燃尽了。
   

所以看完五年前的故事就能理解为什么顾顺对陆麟抱有那么大的敌意。罗星忘了,可他忘不了。 
   

五年前的甜蜜恩爱,都成了如今一把把扎在心上的刀子。 

罗星是不明白,顾顺是不能说。
   

罗星怀疑他的时候,他不能说他们曾经有多亲密; 

“那就想不起来吧”。他不能告诉罗星他都忘了些什么; 

罗星为了来路不明的士兵与他争锋相对的时候,他也无法说出他如此疑心的缘由,甚至罗星放低姿态来给他送吃的,一句我很想你徘徊很久说出口的却是碍眼; 

看到罗星在营门口等他也不能表现出欣喜,罗星护着别人那一腔醋意也只是毫无缘由; 

他的伤不能说,他的爱也不能说,哪怕罗星的心思已经明明白白展现给他,他也只能忍住无边的思念然后以性命担保我们之前从未见过。 
   

顾顺背负了太多太多,可如果这一切全由他来背负能换罗星平安康顺的一生,他也是甘愿的,哪怕这个一生里不再有他的存在。 
   

他豁出命去护的那个人,到他死也没能想明白自己的感情。 

罗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顾顺有莫名的亲近和熟悉,为什么在见到顾顺之后所有的感情都不受自己控制,为什么寒山看向顾顺的眼神会如此刺激他,为什么,刻着顾顺二字的木牌会让他轻而易举就落了泪。  
   

这个故事从头到尾,无论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他们连一句我爱你都不曾说过,可展现出来的爱,却远比我爱你三个字要深要厚。 

五年前,罗星说水冷,你就别去了;

五年后,罗星说你留在船上,我带兵抢滩。

五年前,顾顺一掌劈晕罗星只求以己命换他平安;

五年后,顾顺隐忍所有感情只愿在他死后罗星能毫无痛苦,一如往常。

他们的爱藏在行动背后,埋在话语之间,又在眼神里流淌出来。
   

他们的爱是本能。
   

如太太所说,这个故事最让人念念不忘的,大概就是它不同于那些千篇一律的苛求完满的故事,它有太多的不圆满,顾顺还是领了便当,罗星没有等到顾顺欠他的解释,没有恢复记忆,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对顾顺的感情。诸多的遗憾却交织出顺星之间最深的羁绊。  
   

最后结尾想用太太另一篇文里我最喜欢的那句: 

绕过江山棋布星罗,你是人间燎原星火。 
   
   
   

第一次写长评,想说的其实有很多但是最后还是写成了一篇不知所云的阅读理解,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PS:想悄悄问问太太题目有什么含义啊,我自己揣摩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评论(1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