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伞修#my glory

依旧标题废【不要嫌弃这个没新意的标题我已经尽力了

小学生文笔

依旧ooc,已经很努力地避免bug了但是估计还会有

大过年的来虐伞修是不是不太好

其实这也有甜的对吧

啰嗦完了,以下正剧

 

 

 

 

“沐秋,怎么还没回来啊。”
听着电话那头略带不满的抱怨,苏沐秋的嘴角不自觉地向上翘起,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就快了,刚从超市出来,买了你最爱吃的排骨哦。”
“是吗,苏大厨今天好阔气啊,是觉得以前太亏待我准备补偿我一下吗?”
苏沐秋光用听的都能想象到,电话那端的那人,是以怎样懒散的姿势倚在电脑前,笑得慵懒。
“少来啊你,我以前哪有亏待你,每顿都是你吃的最多好吗。”苏沐秋心里知道这样的伙食确实亏待了这位曾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行行行,我吃的最多,所以啊,你赶快回来做饭,哥都要饿死了。”
“呦,这么急,才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听见那人第二次催促,苏沐秋嘴角的笑容愈发宠溺。
“嗯,有点。”
那头一本正经地回答却让他有些怔住,“怎么,今天这么诚实?”
“是啊,总得偶尔让你也感受下哥的爱意嘛。”那人的声音又恢复一贯的戏谑。
“滚滚滚滚滚,叶修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叶修今日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种莫名的不安,所以,他才打了这通电话,听着沐秋一如既往的炸了毛,不安却并没有消失。
专心讲电话的苏沐秋偶然抬头,正看见马路对面贴着的荣耀职业联盟的宣传海报。
今天的阳光很好,海报的内容被阳光模糊,只剩下“荣耀”两个大字异常夺目。
苏沐秋抬起一只手臂遮太阳,一边应付叶修一边想,跟战队签约了,以后就是职业选手了,一定要想办法改改叶修这个抽烟熬夜的坏毛病。
他想的入神,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路口已经转红的指示灯,人们惊恐的神色和转弯处飞速驶来的汽车。
“不是说快到了吗怎么这么慢……”叶修的话被电话那端一阵异响打断,紧接着,声音就嘈杂起来。
叶修皱了皱眉,“沐秋,你那边怎么回事,好吵。”
无人回应。
“沐秋?喂?你在听吗?沐秋?”
依旧无人回应。
“沐秋,沐秋,苏沐秋,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流了这么多血……飞出去五米呢……看起来很年轻啊……”电话中传出断断续续的交流声。然后,叶修听到了,救护车和警车的汽笛声。
“沐秋,沐秋,沐……”
“咔”的一声,电话被人挂断了。
叶修心里的不安,在这一刻疯狂地滋长起来。
冷静,冷静,叶修站起身 ,深呼吸,不会是沐秋,不可能是他的,冷静,冷静。
叶修推开屋门走出去,正巧碰上刚回来的沐橙。
“叶修哥?怎么了,脸色好差啊。”
迎着苏沐橙关心的眼神,叶修低下头,“沐橙,先别问我,让我想想,别问我……”
“铃铃铃……”客厅的座机响起。
“估计是哥哥吧,我去接。”沐橙笑着走过去。
“沐橙!”叶修突然开口,“我来。”
“谁接不都一样嘛。”沐橙笑着去拿话筒。
“沐橙!”叶修快步上前,挥开沐橙的手,“我来。”
苏沐橙撇撇嘴,站到一旁。
“喂,”叶修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
“怎么了?”沐橙看着从拿起听筒就神情呆滞一言不发的叶修,问。
“沐橙……”叶修定定地看着她,“你听我说,你别慌,你要冷静,没事的……”
沐橙哭笑不得,“叶修哥现在是你比较紧张吧。”
“沐秋他……出车祸了……”
苏沐橙的笑容僵在脸上。
“沐橙你别急不会有事的……”
苏沐橙拔腿就往外冲。
叶修赶忙捞了件沐橙的外套跟上,走得太急,连门都忘了关。

午后的阳光细碎蜿蜒地落进房中,灰尘在光影明暗中打着旋儿。屋内的设施朴素而简陋。三两件洗得泛白的T恤,两台老旧的电脑,灰扑扑地埋在墙角的阴影里。快要散架的木桌上摆着一张照片,用相框表衬得平平展展,这是三人唯一一张合影。
照片里叶修无奈,沐秋宠溺,沐橙站在两人中间笑的甜蜜。

“啪——”手术室的灯灭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叶修立即迎上来。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哥——”从听到消息到现在硬忍着没掉一滴泪的沐橙,终于哭着,冲进手术室。
“医生……”叶修看着面前的医生,仿佛没有听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抱歉,”医生微微欠身,“进去吧。”
手术室的门大敞着,像只吃人的野兽,张着血喷大口,吞没了他的爱人。
叶修踉跄着,走进手术室。
床上的少年身上插满各仪器的管子,脸上还沾着血污,可这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清俊容颜。
“沐秋……”叶修废了好大功夫,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然后伸手,擦净沐秋脸上的血迹。
他的手指在他脸上流连,一寸寸抚过他的眉,他的眼。
少年面容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
从前他和沐秋一起打地铺的时候总喜欢这样捣乱,搅得沐秋忍无可忍把他压在身下才罢手。
而今,那个少年再也不会跳起来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然后挑眉咬牙切齿地说“叶修你完蛋了。”
“沐秋,沐秋,沐秋……”
“沐秋……”
曾经你是我难以启齿的甜蜜,如今成了我不敢提及的伤疤。

 

“沐秋。”叶修骤然惊醒。
很多年没做过这个梦了,怎么现在……呵,大概是又夺冠了,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才要刺激刺激让他回到现实。
叶修揉了揉发痛的额角,坐起来。
昨天,在叶修拼尽全力打出的6.5秒奇迹之后,兴欣终于如愿以偿赢得了冠军。新闻发布会后,便立即赶回H市参加月中眠等人早就准备好的庆功宴,而作为头号功臣兼酒量小到几乎没有的叶修,毫无疑问又是第一个被放倒的。
门外隐约传来笑闹声,看样子大家都起了。
叶修晃晃脑袋,拉开了门。
果然人都聚齐了,正围在桌边,不知道聊些什么,笑得开心。
“早啊叶修,你还好吗?”陈果第一个看见叶修,笑着打招呼。
“哥能有什么事。”叶修挑眉。
“前辈早安。”“叶修早~”“老叶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嘛。”“老大早。”
……
见叶修出来,大家都纷纷招呼着。
“都早都早。”叶修也不客气,扯了凳子过来,又顺手捞了桌子上的油条,咬了一口道:“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我来说我来说,”包子兴奋地站起来,“刚刚魏老大说:‘早知道跟这小子混么容易拿冠军,说不定我十年前就带着少天和他拉战队了。’所以,我们在讨论,如果能回到十年前,你会做什么。”包子有模有样地学着魏琛之前的口气和神态,逗笑了一桌人。
“得了吧老魏,要是十年前我才不要你。”叶修不屑。
“嘿老叶我说你什么意思,合着我年轻十岁你还嫌弃我了?”魏琛跳起来拍桌子。
“十年前我可是有……吴雪峰的,再说黄少天太吵,你带他过来我肯定不要。”
“哈哈哈……”一桌人又笑翻了。
只有苏沐橙,一瞬间就明白了,叶修那个停顿,想说的原本是什么。
最初的一叶之秋,身旁站着的不是沐雨橙风,不是气冲云水。
而是,秋木苏,枪神秋木苏。
“哎叶修,你说说呗,你回到十年前最想做什么啊。”方锐问道。
“我啊……”叶修低头喝了口粥,“大概是去警告某个笨蛋,过马路的时候不要打电话不要想事情专心看路吧。”
一桌人忽然就沉默了。
“好了好了,下一个,该谁说了。”叶修自然地把话题带了回去。
“我,我的话,就是要更认真地学习……”罗辑一脸认真,但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学霸你够了啊,还学,让不让我们这种高中都没念完的人活了。”方锐一脸痛不欲生。
“不、不是的,”罗辑显得有些慌乱,“我那时候好好学的话,就不至于现在要浪费这么多材料做银装了。”
“我怎么有一种把国家栋梁锯了烧火的感觉。”叶修扶额。
看着众人一脸深有同感,罗辑更加手无足措,“没、没有,这样,这应该也算为国家做贡献的方式吧。”
“好啦,逗你呢。”叶修笑着拍拍罗辑的肩,这才使得后者安定下来。
“老板娘,你呢?”魏琛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猥琐。
“我?早知道我十年后会成为战队老板,说什么我也得拼命攒钱,就不至于让兴欣一开始这么穷了。”
“老板娘好魄力。”
“老板娘好思想。”
“老板娘好觉悟。”
以上来自无下限三人组。
“滚滚滚,你们不该感动一下吗。”陈果怒。
“感动感动。”
“太感动了,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

愉快的早餐时间结束,叶修穿戴整齐,和沐橙一起,准备出门。
“去南山?”陈果问。
“是的。”叶修点头。
“一起吧。”
“好。”
到了南山,照例是两拨分开。
“沐橙,你等下和老板娘先回去,不用管我。”叶修突然开口。
“好,那你自己小心,别太晚。”苏沐橙简单地应着。
把该说的话都和哥哥说完,沐橙回头看了一眼叶修,一言不发地离开。
“沐秋啊,”叶修习惯性地叼了根烟在嘴上,并没有点着,“哥又来看你了,开心不?”
“就像刚才沐橙说的,兴欣赢了,哥拿了第四个冠军,哥终于,带着沐雨橙风一起,拿了一回冠军。”
“哥可是单挑37场连胜呢,怎么样,哥帅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可能打破哥的记录啊。”
叶修想象着,如果苏沐秋真的听到这话,一定会一脸不屑地别过头去,说:“少年你别太嚣张啊,竞技场走起,现在就破你连胜。”明明是满不在乎,眼神中又带着点小骄傲。
这样想着,叶修不禁笑出来。
实现重新定格在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少年笑得温柔,眼里的宠溺快要溢出来。
“哥我可是特地空了一场,给你一个超越哥的机会,怎么样,哥对你好吧。”
“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知道给哥托个梦,”越说,声音却越低下去,“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叶修蹲下了,靠在墓碑上,“沐秋,我想你了。”

从墓地出来,下了小雨,叶修没有拿伞,回到上林苑时衣服都湿了大半。
陈果一边数落他一边给他找干毛巾。
叶修却莫名其妙地,忽然很想上荣耀,他连衣服都没换,就走到电脑前,插入账号卡,登录。
“叮咚。”一条消息提醒跳出来。
叶修皱眉,这是怎么回事,一条来自ID一叶知秋,职业战法,好友分组在“小号”那一栏的消息。
先别说他有没有一个叫一叶知秋的小号,就算有,小号给自己发消息?
想想都觉得肯定有阴谋。
然而身为联盟四大心脏之一,叶修却毫不犹豫点开了。
这更像是一种身体本能,在大脑未给出指令时,身体已先一步行动。
一条消息,四个字,“看我装备”。
叶修立刻点开一叶知秋的属性面板,怔住。
一叶知秋身上的所有装备,和当年刚进联盟的一叶之秋一模一样。
不,不能这么说,只是看起来一样 ,但,这是全套,13件的银装,75级的银装。
一向灵活好用的头脑已经懵了,双手也开始不听使唤,只知道一遍遍打开装备面板,再关上,再打开,再关上。
一叶之秋最原始的装备,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他和苏沐秋精心研究过的,绝对最适合一叶之秋,最适合他的。他和苏沐秋原本的计划就是按照这个套路去提升一叶之秋的所有装备的。
只是,进了战队,他与关榕飞讨论过这件事,但关榕飞表示难度系数太大,不浪费个千八百件原材料根本搞不定,他自己也私下试过,没有苏沐秋,之前的设想就全都是空话,没人做得出来。
可是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把75级的却邪,按照当初设想所制的却邪,分毫不差。
他不敢相信,这世上除了苏沐秋还有谁能做到这样。
“恭喜夺冠,这就当作,是贺礼吧,我这次可有把名字打对,不像沐橙那丫头,毛手毛脚的。”第二条消息跳上来。
“还有,你把咱儿子养的不错,就是一身花花绿绿太丑了,千机伞倒是蛮好,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一点。”第三条消息。
叶修觉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
他的手已经没有了职业选手应有的平稳,颤抖着,敲下两个字,“沐秋?”
“我去你大爷的叶修,才认出我来啊,这个脸……有那么模糊吗?连我都认不得?”
脸?!叶修猛然反应过来,慌忙放大一叶知秋的脸部,轮廓有些模糊,但足够。
与联盟头号美女苏沐橙六七分相似的脸,除了她亲哥哥,还能有谁。
“沐秋。”
“沐秋。”
“沐秋。”
叶修一时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不停地发送“沐秋”两字。
“停停停够了啊会叶修,我在呢我在呢。”苏沐秋有些无奈。
叶修也终于冷静下来了,他想了一会儿,慢慢敲字,“你不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成了我的小号。”
“是啊,我是死了,”苏沐秋毫不避讳,“但是,可能是你积怨太深,阎王爷就放我出来拯救你一下,至于你的小号,当然是因为方便找你啊。”
“叶修我告诉你啊,我就跟bug一样,一叶知秋身上这些装备的原材料啊,都是我想出来的,我想什么来什么,都不用自己找。而且啊,我脑子里的荣耀相关资料竟然也自动更新了一遍,很多以前我不知道的,都自己蹦我脑子里来了,那些稀有材料的属性我一想就全知道了……”也许是做鬼太久没跟人交流,苏沐秋突然化身黄少天,一句一句说了个没完没了。
最终,还是被叶修打断,“沐秋,我很想你,真的。”
那边沉默了一下,许久,一行字才跳出来,“我也是,叶修,真的。”
坐在电脑前的叶修勾起嘴角,笑得真心。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叶修一字一句地打着,“能这样真实地和你交流,真好。”
“叶修,”对话框中忽然出现他的名字。
“我一直活在你的荣耀里。”
“你一直都是我的荣耀。”
叶修甚至只看字都能想象到,那人若是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弯起眼睛笑,笑成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那个样子。
“那么,再见了,叶修。”
“再见,沐秋。”他依然笑着。他才不会傻到相信他的沐秋可以一直留在这里陪他。
看着一叶知秋的名字变暗,叶修仰起头,闭上眼。
黑暗中好像有双手轻柔地蒙住他的眼,像曾经沐秋与他玩闹时那样。
有人在耳畔低语:“阿修,再见。”
仿佛少年微笑的脸庞就在眼前,他默念,再见,沐秋,我的荣耀。
my  glory

叶修还在,苏沐秋的荣耀就不会散场。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