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双花#2.10 春♂梦

第一次玩深夜60分
有点羞耻的关键词
必须是平乐啊
不会写肉还偏要来作死的某只
别嫌弃我尽力了
@双花深夜60分
以下正剧




今天的张佳乐有些不一样。
目光呆滞,双颊绯红,神情恍惚,连走路都打着飘儿。
在张佳乐第五次训练失误之后,林敬言偏过头问旁边的张新杰,“他这是怎么了,受刺激了?”
“不知道。”
毫不意外的答案。
相比之下韩文清就直接多了,“张佳乐,怎么回事。”
被点到名的张佳乐木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一点反应也没有。
林敬言赶紧拍拍张佳乐,才使得后者转过脸来,大眼睛迷茫地望着他。
“韩队叫你。”林敬言小声提醒他。
而这时张佳乐才恍然醒过来,赶忙低头道歉,“对不起队长,前面失误太多,接下来我会注意的。”
之后的训练,明显看得出张佳乐已经在努力集中精神,但是却效果不佳,手下依然犯着大大小小的错误,漏洞百出。
“张佳乐,”韩文清站起来,“状态不好就先回去休息吧。”
“队长,对不起,我回去好好调整一下。”
飘回宿舍的张佳乐把自己重重地甩在床上,用枕头把脸蒙的严严实实。
脑子里依然还是昨夜梦里的情景。
他昨晚梦到孙哲平了。
按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从孙哲平退役以来,他便经常能梦到孙哲平,可是,昨晚不一样,昨晚,他梦到,自己和孙哲平上床了。
那么真实的一个梦境,真实到,孙哲平粗重的呼吸仿佛就在耳边,被进入的痛与快感还残留在体内。
他惊慌失措地醒来,却愕然发现,自己遗♂精了。
看着床单上湿了的那一块,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心头,这种甜蜜又有些羞耻的感受,让他心乱如麻。
他的确是喜欢孙哲平,而且喜欢了很多年,但也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这些年,他从未有过任何非分的念想。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变得这样肮脏了。
从口袋摸出手机,点开信息,光标久久地停在第一行。
大孙。
他看着这个名字,陌生又熟悉。
大孙,我喜欢你,你呢。
大孙,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大孙,等我拿到冠军,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草稿箱中存了好多好多条告白的短信,可是却一条也没发出去过。
大孙,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你的喜欢,已经那么深了,深到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深到,我开始,渴望你了。
大孙……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按下了孙哲平名字旁的通话图标。
大孙~电话响啦~快接电话啦~……
孙哲平的专属铃声响起时,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砰砰砰——”忽然有人敲他的房门,紧接着,传来他最最熟悉最最想念的那个声音,“乐乐,开门,是我。”
张佳乐跳下床冲到门口,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先拉开了门。
“张佳乐,好久不见。”门外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孙哲平。
张佳乐盯着孙哲平的脸看,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到眼眶里的水满的溢出来。
孙哲平一把将他扯进怀里,“好端端的哭什么,我来了,你不高兴吗?”
怀里的人听到这话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越哭越放肆,像是要哭尽这些年来的所有辛酸苦楚。
孙哲平好话说尽也不见效,干脆一低头吻上去。
好了,世界清净了。
孙哲平满意地看着张佳乐懵在原地,花儿一样的脸上还挂着泪,嘴唇红彤彤的。
“张佳乐,一句迟来了很多年的告白,我喜欢你,你现在,可以接受我吗?”
窗外,一只桃花艳艳地开着。
﹎﹎﹎﹎﹎﹎﹎﹎﹎﹎﹎﹎﹎﹎﹎﹎﹎﹎﹎﹎﹎﹎﹎﹎
关于孙哲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吗?”孙哲平看着身下人通红的耳根,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我怎么……怎么知道。”张佳乐有些急促地喘息着。
“我大清早起来收到某人好几百条告白短信,你说我,怎么能不来。”
“什么?卧槽?谁给你发短信告白了?”张佳乐表示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他拒绝相信这傻逼事是自己干的。
“好好好,你没发,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于是两人继续干正♂事。

所以原因其实就是早上醒来还蒙圈的张佳乐一不小心按了草稿箱的全部发送嘿嘿嘿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