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双花/伞修】那年今夏

其实伞修只有一点点但好歹是本命cp我还是不要脸地打了标题和tag。
依旧不会起标题
私设有,ooc也有
文里提到的两首歌分别是鹿晗的《勋章》和萧亚轩的《类似爱情》。
类似爱情借了荣耀剧组全职春晚的梗
最后我的双花文统称孙壕花式表白
以下正剧





苏黎世街头的某个ktv,张佳乐玩着酒杯一脸郁闷地看着那边闹腾的一帮人。
黄少天也真是的,不就拿个世界冠军么,激动得要死要活非要来ktv庆祝,其他人居然也跟着附和,喻文州更是过分到把所谓的国家队家属都弄过来了。
韩文清林敬言戴妍琦吴羽策江波涛,还有兴欣的包子唐柔陈果魏琛小分队,连在国外飞了好几年的方士谦都请过来了。
女孩子们聚在一起聊天,魏琛包子拉着叶修不知道在絮叨什么,其他人都在和自己家属腻腻歪歪,算来算去,也就单着了个自己。
这种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孙哲平。
如果大孙在的话......
晃晃头将这个名字从脑袋里丢出去,张佳乐自嘲地一笑,哪里还有这种如果。
下一秒,包厢的门被推开。
张佳乐转头,视线触及那人面庞时,怔住。
孙哲平。
竟然是他以为的那个不可能会来的人。
张佳乐呆呆地盯着孙哲平,看他依旧张狂的面容,看他下巴上淡淡的青色胡茬,看他随着话语一起一落的喉结。
他说:“呦,张佳乐,好久不见。”
“老孙来晚了啊,罚酒罚酒。”叶修从人堆中抬起头,懒洋洋地喊。
然后,孙哲平就笑着,目不斜视地走到那边去了。
没有寒暄,没有祝贺,只有那么一句平平淡淡的招呼。
孙哲平走过的时候,张佳乐以为他会停下来对他说点什么,哪怕是一句恭喜。
可是,没有,没有话语,没有停顿。
果然,在大孙心里,早就当我是普通朋友了吧。
张佳乐苦笑一下,灌了杯酒,苦涩的味道从舌尖直蔓延到心脏。
好久不见,真是好久不见。
上一次见面,是霸图主场对义斩的时候。去往赛场的时候,没有碰上,比赛结束的时候,也没有碰上。所谓的见面,不过是两人在台上痛快淋漓地打了一场,然后就是张佳乐在选手席上时不时飘去义斩那边的目光。
而唯一的交流,也不过是狂剑士倒下的那一刻,对话框里出现的“加油”,和张佳乐回复的一个“嗯”字而已。
多么悲哀,曾经那样默契的我们,究竟是怎样走到了这一步呢?
他还记得繁花血景最鼎盛的时候,大家用来调侃他们俩的一句话,“只有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才能默契到这种程度吧。”
当时的他,虽然跳起来骂他们没节操没下限,但确实是存着这样的心思的。
他喜欢孙哲平,他以为孙哲平也一样。
因为心灵相通,所以才能创造出几乎无解的繁花血景。
而且孙哲平是那样的宠他纵容他,他几乎就要以为,他们和情侣之间,只差一个名分了。
可是在第五赛季,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孙哲平手伤,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孙哲平退役,他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且,告诉他这件事的,是记者。
孙哲平走的那天,他被记者堵在百花门前,闪光灯接连不断地亮起,晃的他眼前白花花一片。
“请问你怎么看待百花队长孙哲平退役这件事?”他听到有记者这样问。
退役?谁退役?孙哲平?!
他拔腿就往宿舍冲,无视掉后面尖着嗓子喊他的记者。
孙哲平最近总在医院做检查做治疗,常常折腾到很晚才回来,怕打扰到张佳乐休息,干脆从两人同住的宿舍搬到了隔壁客房。
而现在,客房里干净,整洁,空荡荡,像是从来没有人住进来过。
孙哲平走了,走得彻彻底底,他带走了所有东西,注销了电话卡,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行程。
“可是,”张佳乐站在窗台边,对着一盆粉色的绣球花喃喃自语,“他为什么不把你带走呢。”
这盆花是当年百花战队成立的时候他送给孙哲平的,因为“百花百花,百花的队长当然要有一盆‘百花’啦~”。
孙哲平却把花举到他脸跟前,笑:“我看这花跟你挺像,让他跟你姓,叫张小花吧。”
他还争辩:“明明就是跟你像,孙大花。”
“张小花。”
“孙大花!”
“张小花。”
“孙大花!!”
......
争到最后也没争出个结果来,依然是孙哲平喊着“张小花”,张佳乐叫着“孙大花”。
他较劲似地喊了这么些年,孙哲平走了反倒改了口。
“张小花,你看看你,多可怜,跟了大孙三年,被他说抛弃就抛弃了。”他摸了摸绣球花的叶子。
跟我一样。
后来......
后来就是第九赛季抢野图的那一次遇见了。
他没想到会在荣耀里遇见已经消失了那么久的孙哲平,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可以并肩作战,还可以重现繁花血景。
可是那时的他只迫切想要挥别过去,他做了什么?
四年后的第一次相遇,他对着再睡一夏开了枪。
孙哲平的话一直清晰地回荡在他的耳边,他叫他疯一把,他叫他射杀干净心底的杂念。
现在想来,这也不过是因着几年队友交情。
只是队友,只是普通朋友。

恍然从回忆中醒过来时,那边已经闹着要叶修唱歌了。
苏沐橙在一旁笑:“我作证,叶修哥是真的不会唱歌。”
众人却是不依,纷纷说着什么“跑调才是唱歌的乐趣”之类的话。
叶修无奈,走到点歌台前摆弄两下,拿起了话筒。
“诶诶叶修哥,你什么时候会唱歌啦!”苏沐橙惊讶。
“最近刚学的。”
叶修开口。声线是有些低喑的烟嗓,却意外地好听。

故事开始在最初的那个梦中
满天星光只因我而闪烁
我看到平凡的我也会
有一刻不普通

故事开始的那年夏天,有个白衫少年,笑容干净,眼睛里落满星星。
一起打荣耀,一起抢boss,一起成为一区的传说。
这是最美好的时光。

前方是未知
迎面是海风
塞壬的歌会诱人忘记初衷
他们说每一个风浪
都能够淹没我

夺冠的路上有太多阻碍,荣耀联盟的商业化使得举办联赛的初衷面目全非,那么多的理由,都足够让我放弃荣耀。

可我会像奥德休斯一样
朝着心中的方向
哪怕众神会在彼岸阻挡

我不会放弃。这是你我都深深热爱的荣耀,我不可能放弃。

当我需要独自站在
远方的沙场
武器就是我紧握的梦想
而我受过的伤
都是我的勋章

你离开后,这片战场上就只有我了。
但我的武器,却承载着你无数个日夜的努力,无数的心血,以及无上的梦想。
我的荣耀,也是你的荣耀。

不管明天的路有多漫长
我再次启航
带着我的勋章

还继续吗?
当然,哥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沐秋,看到了吗?沐雨橙风,站上荣耀的最高战场了。

一曲唱毕,较好的鼓掌起哄的应有尽有,只有苏沐橙趴在叶修耳边轻轻道:“哥哥会知道的。”
叶修又恢复了一贯的嘲讽脸,挑眉喊张佳乐:“张佳乐你孵蛋呢。”
张佳乐像只炸了毛的猫,跳起来吼:“你才孵蛋,你全家都孵蛋!!!”
“不孵蛋你窝那半天不动弹。”
按理说,张佳乐应该是最热衷于凑热闹瞎掺和的人,所以今儿个一直没动静,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不对劲。
“就是张佳乐,来来来,过来玩。”黄少天从人堆里挤过来,拉上张佳乐又往人堆里挤进去。
张佳乐勉强提起点兴致,甩甩尾巴毛,问:“玩什么啊?”
“人多,玩真心话大冒险。上一轮老叶中了,这一轮就老叶主持了啊。”方锐眨巴眨巴眼睛,简单解释。
“开始吧开始吧!”黄少天已经迫不及待了。
叶修拿起桌上的酒瓶,猛地发力,酒瓶滴溜溜转了起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瓶口。
终于,酒瓶停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你衰神附体啊!”
“真不愧是幸运E第一轮就中哈哈哈哈!”
张佳乐看着那个不偏不倚正正对着自己的酒瓶,郁闷地开口:“好吧好吧我认栽。”
“说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呃......大冒险吧。”开玩笑,真心话这种东西能让叶修问吗。
“哦,大冒险啊——”叶修拖长了语调,“那我随便切首歌,切到哪个唱哪个,你和老孙一起。”
“喂这......”张佳乐本来想说这关孙哲平什么事啊,可是在看见孙哲平一脸无所谓地拿过话筒,顺带把另一个话筒递给他的时候,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算了,不过唱首歌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当前奏响起时,他还是产生了冲过去把叶修揍扁的想法。
“类似爱情”四个字缓缓出现在大屏幕上。
“yooooooooooo~”女孩子们开始起哄。
张佳乐扭头怒瞪叶修,后者一摊手表示这不关我事真的是随机切的。
“张佳乐。”孙哲平忽然开口叫他。
他慌慌张张转过头来,却还是不敢直视孙哲平的眼睛。
“第一段你起?”
“好。”张佳乐想也不想应下来,生怕和孙哲平多说一句话就被对方察觉自己的心思。

我站在屋顶 黄昏的光影
我听见爱情光临的声音
微妙的反应 忽然想起你
这默契 感觉像是一个谜

张佳乐知道自己唱歌走调,可是他现在已经完全没空关心调不调的问题了。
他看着歌词,感觉每一句说的都好像自己,却又不是自己。

心里有点急 也有点生气
你不要放弃行不行
我在过马路 你人在哪里
这条路希望跟你走下去

孙哲平也并不擅长唱歌,可是他的声音一出来,就让张佳乐感到莫名的心安。
他看着孙哲平的侧脸,忽然就觉得难过,这么多年,他对孙哲平的感情从未变过,可他,再也不是当年宠他纵容他的孙哲平了。

最近我和你 都有一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在同一天发现爱在接近
那是爱 并不是也许
可不要忘记你要相信你自己
给我一些类似爱情的回应
这个世界很无情
谢谢你 说一声 爱你 我很想听

唱到最后一句时,孙哲平突然开口和他合唱。
张佳乐惊愕地抬头,却正正撞上孙哲平看过来的视线。
所有的情绪,全都不加掩饰地在眼底暴露无遗。
张佳乐慌了,但不是因为泄露了自己的心思,而是,他在孙哲平眼里,看到了一些和他相同的东西。
他看着孙哲平的眼睛,感觉到有什么要从心脏喷涌出来。
无视掉围观群众的瞎起哄,他放下话筒,开口:“孙哲平,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孙哲平,”张佳乐念出这个名字,他低着头,走廊上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映出暧昧不明的光影,“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没有。”准确而迅速的回答。
张佳乐的心蓦地沉了下去。
果然,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啊,刚刚在他眼里看到的那些情愫,大概是被歌词催生的吧。
“那......”他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却毫无防备被拥进一个怀抱。
“张佳乐,我不是有一点点喜欢过你,是一直,很喜欢你。”
他说了喜欢,孙哲平说了喜欢,孙哲平对自己说了喜欢!
这句话在张佳乐的眼前转啊转,转的他有些晕眩。
仿佛上一秒才堕入深渊,这一秒就升上了天堂。
他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热,有什么东西不断地涌出来,濡湿了孙哲平肩头的衣服。
孙哲平用手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头发,像是在给小动物顺毛一样。
“好端端哭什么啊。”
一瞬间所有的委屈全都涌上心头,张佳乐哭得更凶,一边哭一遍含混不清地嚷嚷:“骗子......你喜欢我为什么手伤......不先告诉我,退役也......也不告诉我,还......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手伤不告诉你是怕你太过担心耽误训练,退役是怕我一看到你就舍不得走了,至于消失......我甩下整个百花战队给你,怎么还有脸联系你。”孙哲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是一遍遍地解释那些被张佳乐误解了的行为。
“退役的时候......为什么不带张小花走......”
“我怕自己养不好它。”狂放如孙哲平,在与张佳乐有关的事上却连用了三个“怕”字。
张佳乐是软肋,无解。
“在百花的时候......你明明也喜欢......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张佳乐换个姿势继续嚷。
“是你说的,拿了冠军,我们就在一起。”
“诶?我说的?”张佳乐微微抬头,看着孙哲平的下颌线,不明所以。
“对啊,第三赛季,败给叶修那次,你晚上拉着我去喝酒,说你要拿冠军,拿了冠军我们就在一起。”
孙哲平无声地勾了勾唇:“张佳乐,现在你是世界冠军了,我这不就,专门来表白了么。”
“专门来表白......”张佳乐把头又埋回孙哲平颈间,小小声念叨:“专门来表白你怎么不一进门就说......”
“Mr.Sun?”忽然有个声音插进来。
张佳乐刚准备抬头看看是谁,就被孙哲平拎出来站定。
“那是因为我的花还没送到啊。”
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儿簇拥着一个白色的盒子。
孙哲平伸手打开盒子,单膝下跪,将花束举到张佳乐面前:“张佳乐,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那样子像极了十多年前的夏天,满身血迹的落花狼藉扛着重剑走到百花缭乱面前,伸手:“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跟我一起来个组合?”
盒子里安静地躺着一枚戒指,样子普通,只是朴素的宽边指环,但面上却端端正正刻着一个“樂”字。
张佳乐缓缓伸出手,拿起戒指,套进左手的无名指,戒指圈在指根,不大不小正好。
他的眼眶红肿,眼里还有晶莹地水光。他咧开嘴傻笑:“好啊。”
一如当年。
孙哲平把花塞到张佳乐怀里,打横抱起他。
“张佳乐,如果你明天起得来的话,我们可以先去领个证,再回国,你觉得呢。”
“什么叫我明天起得来的话,我肯定能起来啊。”

最后当然是张佳乐自立flag~

关于这文,最后大概是ooc了,总之跟我心里想象的场面不大一样,后面应该还会修改的。
各位看官有什么看法意见建议都不要大意地提出来吧(๑•̀ㅂ•́)و✧
嘤嘤嘤没有评论好蓝过QAQ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