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韩文清生贺】他的猫

韩队生日快乐!!

张新杰猫妖设定
写的有点赶可能不连贯
欢迎捉虫♥


韩文清养了一只猫。
一只眼仁乌黑通体雪白的不明品种的猫。
猫的眼眶周围有一圈深灰色的绒毛,看起来像带了眼镜一样可爱。
这猫不是买来的,而是机缘巧合恰到好处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啊不,猫。
简单来说,捡的。
韩文清虽然长了一张钱包脸,却意外地很有动物缘,只是在路上走着都会有猫猫狗狗过来蹭蹭求抱抱。
而他本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也确实是对这些毛茸茸软乎乎的小家伙毫无抵抗力。
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漆黑无比电闪雷鸣月黑风高的晚上,韩文清遇到了湿漉漉脏兮兮身上还带着伤的一只喵,正无精打采地卧在他家楼门口。
韩文清走到他跟前,蹲下,猫咪抬起头,一人一猫四目相对。
“喵——”猫咪颤悠悠地叫了一声。
玩家〖韩文清〗受到10000点暴击,已红血。
最后的结果是,韩文清抱着猫咪大半夜打车去宠物医院强行叫醒了个兽医来给他家猫咪看病。
被搅了好梦的兽医正要发火,在看到韩文清的脸以及感受到他周围强大的低气压之后噤了声,乖乖准备纱布酒精去了。
该折腾的都折腾完已是后半夜了,韩文清用外套靠枕什么的随意搭了个窝给猫咪凑合,第二天就火速置办了猫粮猫砂什么的回来。
自此,这猫就算正式住下了。
在经历了短暂的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愉悦(?)的与猫玩耍的时间后,韩文清发现他们家猫,不正常。
也不是说不正常,而是对于一只猫来说,某些行为有点过于奇怪。
比如,这猫有着精准的......生物钟。六点准时起,顺便一爪子糊他脸上把他也弄起来,堪比闹钟,十点准时睡,睡前“喵”一声,像是在给他报时。三餐都有固定时间,如果他忘记准备饭了,这猫会自己去扒拉猫粮袋子。
还有什么定时排泄啊,出去散步一定在韩文清身侧三步的距离,当然这是对于猫的步子来说。以及,每天都会去把门口蹭歪的脚垫摆正,而且是端端正正,每条边都与墙壁平行。
从人类角度来说,这叫强迫症。
从猫的角度来说,这货快成精了。
韩文清倒是真喜欢他们家这只快成精的猫,一切设施都按猫的要求(?)来,猫粮更是变着花样弄,偶尔还会同它讲讲话。
他总觉得,当这猫抬头与他对视时,是听懂了他的话的。

3.31是韩文清的生日,但他从大学毕业就再没过过生日了,主要原因是没必要,次要原因是没人陪他。
韩文清工作没几年,进的又是大公司,人情味淡,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好凑热闹的性子,几年下来一直独来独往的。
但是今年有点不一样。
今年多了一个毛绒绒的小家伙,在家等他。
韩文清这样想着,心情又愉悦不少,他提着一条鲤鱼和几瓶猫罐头,思索着今晚应该如何度过。
他像往常一样用钥匙拧开家门,打开灯,视线所及的猫窝里却并没有本该卧在那的猫咪。
韩文清有些愣。
按理说他下班的点正是他们家这只要成精了的猫的休息时间,不应该不在窝里。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开始挨个房子地找。可翻遍了全家也不见猫的影子。
韩文清慌了。
他仔仔细细地将全家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又检查了各个屋的窗户是不是开着,最后,颓然地站在客厅中央。
他的猫,不见了。
不在家里,门窗也没开过,排除走丢的可能性。
他的猫,凭空消失了。
韩文清木然地环视四周,家里的摆设和他中午走之前一模一样,却陡然让人生出空旷之感。
就仿佛心里缺失的一块,空荡荡的,还带着回音。

“咚咚咚——”节奏恰到好处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拉开。
门口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架着副金丝眼镜,穿着正经的衬衫西裤,提着一个蛋糕盒子,眼神专注地看着他:“生日快乐。”
韩文清怔住。
他看着这人,莫名就想到了他的猫。
男子抿唇笑了一下,继续道:
“你好,我是张新杰,你的猫。”
“感谢你救了渡天劫的我。”
“听说人类都喜欢‘以身相许’这种报恩方式。”
“那么,韩文清先生,你愿意接受我吗?”


“还有,进门要随手关门。”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