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于非

全职/胖球/红海行动
杂食,啥cp都磕,拆逆无所谓,有萌点就磕,唯一吃不下的只有all
慎fo

【清明祭•伞修】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
虽然是清明祭但我这么爱沐秋肯定不是玻璃渣
这是糖,真的
以及,又是一篇和猫有关的
以下正剧


“啧,这小东西看着还不错,就他了。”
这是他醒来之后听见的第一句话。
他迷迷糊糊地抬头,看向刚出声的那人。
那人叼着烟,懒懒散散地靠墙站着,旁边一个高挑出众的姑娘正一脸欣喜地朝他走过来。
姑娘抱着他走回那人身边,那人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脑袋,朝姑娘笑:“沐橙,想好起什么名字了吗?”
哦,这姑娘叫沐橙啊,好像有点耳熟呢。他想。
姑娘低头看着他,“叫小秋好不好,叶修哥。”
哦,那人叫叶修啊,好像也有点耳熟呢。他想。
叶修无语地看看着沐橙,“你这么叫一只猫,你哥该怎么想。”
哦,原来我是一只猫啊。他想。
沐橙眨眨眼睛,黑亮的眸子里渐渐蒙了层水汽,“也许......这就是哥哥......”
我是一只猫我为什么能听懂这两个人类讲话啊!他有点懵。
叶修赶忙妥协,“好好好,就叫小秋。”
我的名字居然这么随便就定了!他有点不满。
这两人却已经付了钱,正式成为了他的主人。
“那么,小秋,请多多指教啦~”女孩握着他的爪子抿嘴笑。男子有些无奈地望着这一人一猫,眼里却满满的宠溺。
他看着面前的两人,恍然觉得这副画中,还应该有另一个少年。

两小时之前,上林苑。
“叶修哥——”
“嗯?”叶修随手干掉boss,转过身来。
“我想养只猫。”苏沐橙站在他卧室门口,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怎么突然有这念头了?”
“我昨晚,梦到哥哥变成了一只猫,跟在我身后不停地叫,我、我没认出他,还赶他走......”苏沐橙咬住下唇,一脸自责。
“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信这些啊。”叶修伸手揉揉沐橙的脑袋,忍不住勾了唇角。
“可是、如果真的是哥哥托梦呢?”
“想养就养吧,我陪你去挑。”

小秋是一只纯种布偶猫,雪白的毛色,碧蓝的眼睛,好看的不得了。
沐橙说,哥哥如果真的变成猫了,也一定是最好看的猫。
可小秋并不记得自己是一只猫,准确来说,他的记忆是从醒来那一刻开始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听懂人类的话。
可他知道,自己对于这两个人类,有着莫名的亲近与信任。
这段时间,他脑中总会浮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比如在那个叫叶修的玩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时,他总觉得叶修身边还有一个少年,他们偶尔打打嘴仗,更多的,还是并肩战斗。
比如在沐橙皱着眉头灭掉叶修手里的烟时,他总觉得该是另一个少年夺过烟,威胁叶修再抽烟就滚出去。
这些时不时就出现的奇怪画面,让他有了一种古怪的直觉,他或许,是一个人类。

清明节,天上飘了小雨,正应了杜甫的诗句。
一男一女一猫安静地站在墓碑前。
“沐秋,我们又来看你了。”叶修撑起自己的外套为沐橙和小秋遮雨。
“哥,我养了只猫咪,长的很好看。”沐橙抱起小秋,在苏沐秋的墓前晃了晃。
小秋凝视着黑白相片上的少年,这人有着干净的眉眼,笑容里带着十几岁少年特有的飞扬与骄傲。
耳边是叶修絮絮叨叨的话语。
“沐秋啊,兴欣现在已经走上正轨了,工会在壮大,也有了自己的训练营......”
兴欣......训练营......
“......老板娘把君莫笑还给我了,我还能继续搅和别家工会......”
君莫笑......
“......等兴欣运作的再稳定一些,我就给你的秋木苏也做身银装......”
秋木苏......
秋木苏,秋木苏!
一道白光自脑中闪过。
那么多支离破碎的画面,在这一刻,终于汇成了一副完整的画。
他猛地冲了出去。
“诶小秋!小秋!”苏沐橙急的大叫。
可他已无暇顾及。

他想起来了。
他全都想起来了。
他想起一起打游戏的酣畅肆意。
他想起漫不经心的那次告白。
他想起破旧小屋中缠绵的吻。
他想起车祸时撕心裂肺的痛和无尽的遗憾。
他想起,那个白发长须的老者告诉他,有二人在佛前许愿,祈求用各自二十年的寿命,换他回来。
他要去还愿,要去叩谢佛,愿意给他这次机会。

“小秋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苏沐橙疲惫地边开门边抱怨,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呆住。
正对门口的电脑前,坐在一个白衣少年,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灵巧地翻飞。阳光碎碎地洒下来,在他周身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叶修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踉踉跄跄地走到插着君莫笑帐号卡的另一台电脑前,一条半小时前的提示刺的他眼眶生疼,有泪涌出:

您的好友『秋木苏』已上线



评论(3)

热度(16)